小礦工烈日挖雲母 求換溫飽

現在位置:首頁 > 小礦工烈日挖雲母 求換溫飽

 小小的臉龐滿是灰塵,凌亂的頭髮沾滿了汗水,8歲的小拉莉塔(Lalita Kumari)劈開岩石,取出裡頭可為唇膏與指甲油增添光澤的稀有礦物質。

拉莉塔站在微微透著光亮的沙丘山坳處受訪,述說自己打從4歲,就來到印度東部加爾克漢德省(Jharkhand)這個廢棄礦區,揮汗工作多年,從不知其他謀生方法。

綁著馬尾的她放下鋤頭,怯生生地把起了水泡的手藏在身後:「我想上學,但家裡的食物永遠不夠吃,只好來這裡工作。」

像拉莉塔這樣採礦貼補家計的小孩,少說也有好幾百個。他們常常一整天都在挖雲母,烈日直射腦門時,忍著飢腸轆轆,雙手也停不下來。

20年前,加爾克漢德省府基於環保考量關閉礦區,但一文不名的村民仍繼續來到這裡,尋找殘留金屬礦。

雲母可作為蜜粉、睫毛膏、口紅裡的色素,全球大品牌都有使用,但反童工運動人士表示,由於供應鏈錯綜複雜,幾乎不可能追出確切源頭。

小朋友挖了雲母後,交給家人賣給小型批發商,批發商再賣給大型供應商。

儘管雇用18歲以下的童工違法,恐面臨罰款、坐牢等刑責,但因執法不力,取締常流於紙上談兵。

像拉莉塔這樣的小礦工,拿鋤頭時常常傷到自己,微細的雲母灰還會跑進眼睛、吸進肺裡,造成慢性病。每年一度的雨季來臨時,小礦工們還可能被蛇咬,或慘遭礦渣堆活埋。

1名監工說:「在這麼貧窮的地方,很難說服家長送小孩上學。」

2009年,德國製藥業巨頭默克藥廠(Merck)被控使用孩童挖掘的雲母,供給萊雅(L'Oreal)與露華濃(Revlon)等大廠。

默克對法新社發布聲明說,之後默克落實多項措施,確保「我們的原料,完全不會用到童工挖的雲母」。

但反童工運動人士說,偏遠地區根本無法監控,要保證雲母完全不是童工採得,只能說是天方夜譚。

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沙提雅提(Kailash Satyarthi)旗下非政府組織「挽救童年運動」(Bachpan BachaoAndolan)的成員里布(Bhuvan Ribhu)說:「我想,這是企業在推托責任。」

「把孩子全送進學校,是此地雲母的購買者,得共同承擔的責任。」

 

資料來源:百度百科